当前所在位置:山东钢铁首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财经新闻
RCEP北京谈判有新突破 年内完成信心增强
http://www.moviejus.com 发表日期:2019-08-05 山东钢铁网 [我要打印] [IE收藏]
  虽然遭遇多个成员间的关系困境,8月2~3日首次在北京举行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部长级会议依然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是否能如期在11月RCEP领导人峰会上完成谈判,正如北京这几天的烟雨天气一样,依旧迷蒙。

  紧邻会期,日本、韩国双边经贸摩擦升级,而印度工业与贸易部长尤什·戈亚尔(PiyushGoyal)因出席议会会议无法前往北京参会,也给谈判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第一财经记者在会议现场看到,由东盟秘书处安排的座次也显得相当微妙,中国代表团位于中间,左手边紧邻日韩代表团,右手边则是印度代表团,更外延的左右手分别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东盟各国在之后分列左右。

  8月3日晚间,中国商务部公布的信息显示,本次会议推动谈判取得了重要进展。在市场准入方面,超过三分之二的双边市场准入谈判已经结束,剩余谈判内容也在积极推进。在规则谈判方面,新完成金融服务、电信服务、专业服务3项内容,各方已就80%以上的协定文本达成一致,余下规则谈判也接近尾声。

  一位多边谈判领域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完成超过三分之二的双边市场准入谈判,令人振奋。但对余下谈判议题的难度不可低估,尤其是涉及敏感的农产品(000061)和高标准自贸区问题,印度一贯所持的强硬立场与日韩之间最近的交恶都可能成为最后成功的障碍。总之还需各方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日韩成为会场焦点

  自2012年11月RCEP谈判启动以来,6年多时间内,已经历2次领导人会议、15次部长级会议和27轮谈判,而到了最后阶段,也迎来困难最大的时期。

  8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出席RCEP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胡春华强调,目前,谈判已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中方愿与各成员一道,增强年内结束谈判的信心,把强烈的政治意愿转化为推进谈判的积极行动,在市场准入上展现出更大的灵活性,在规则谈判上尽量求同存异,通过先期成果引领后续谈判进程,齐心协力推动谈判在年内顺利结束。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RCEP谈判不涉及农业补贴,市场准入包含了农产品,是困难集中的部分。本轮虽然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最困难的部分往往集中在最后阶段。

  日韩经贸摩擦升级成为最大的意外。8月2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把韩国移出可享受贸易便利的“白色清单”;韩国也立即回应称,将把日本移出本国的贸易“白色清单”。

  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就在接近9点会议开始的最后时刻,日本代表团迅速从门口进入,但全程并无和韩国代表的交流。一位接近谈判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双方在会议中就贸易禁运问题各自原则性表述了几句,但都没展开。

  就在大阪G20峰会后,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从7月4日起对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之外。此后韩国试图通过外交渠道、诉诸WTO等多手段,应对这一“史无前例的紧急状况”。

  前述多边谈判领域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中国对RCEP的态度一向是积极促成,当前形势下更显紧迫。其他成员能否积极推进,还取决于它们能否有效抵制美国的干扰。

  他分析说,农产品领域,澳大利亚、新西兰是进攻方,印度、印尼、菲律宾等都有农业安全的问题。日本、韩国农产品市场开放也涉及国内政治,不能低估韩国政府在农业问题上的保守立场。对高标准的自贸区,则主要是澳、新、日、韩比较坚持。

  在此次会议前,7月31日,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宣布了谈判进展信息。彼时,他说,RCEP第27轮谈判7月22日至31日在河南郑州举行。在这一轮谈判期间,各方召开了贸易谈判委员会会议,同时还举行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原产地规则、贸易救济、知识产权、电子商务、法律和机制等相关工作组会议。本轮谈判在各领域都取得了积极进展,这些进展也为8月2日至3日将在北京召开的RCEP部长级会议做了充分准备,推动各方在部长级会议上取得更多实质性成果。

  印度立场是未来谈判关键

  如果要选出另一个未来谈判的关键点,多位业内人士及专家均指向印度。

  一方面,印度的人口红利和市场前景对于其他RCEP谈判方具有极大吸引力;另一方面,RCEP久拖不决,其中一个主要阻力就是印度不愿开放市场,核心关切则是不愿意降低关税。

  本次谈判,代替戈亚尔出席的是印度工业与贸易部秘书(副部级)阿努普·瓦德万(AnupWadhawan)。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尽管如此,印度代表团仍于8点20左右抵达,是所有代表团中最早到达会场的。

  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Birmingham)在会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印度是RCEP各谈判方中,唯一一个没有与澳大利亚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期待能促成澳印双边及广泛议题的合作。

  新西兰主管农业部长达米安·奥康纳(DamienO’Connor)指出,一旦RCEP最终达成一致,将给新西兰提供与印度的自由贸易关系,这是一个拥有超过2.6万亿美元GDP的快速增长经济体。

  但今年6月,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16个国家之间达成协议存在障碍,他愿意暂时在没有印度参与的情况下达成RCEP。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首先,东盟作为RCEP领导核心,无法协调区内大国例如印度、日本、韩国之间的政策差异性等,不能在区域合作谈判中提供足够的向心力;其次,印度的立场和态度,深刻影响着RCEP谈判的进程和走向。印度参与RCEP,面临着“反贸传统”的抵制、在亚太区域价值链中存在感和融入度低下,成为谈判的主要障碍。

  尽管有着这样或是那样的摩擦、争端,或是不同意见,面对一个纳入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大国,促进经济发展和贸易增长的亚太重要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参与谈判的多方依然显示出了很强的政治意愿。

  2018年,各成员国之间贸易总额增长了4.53%,高于成员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增长速度。与会各国部长表示,RCEP对于促进亚太地区贸易发展,维护开放、包容和基于规则的贸易体制,创造有利于贸易投资发展的区域政策环境至关重要,各方要保持积极谈判势头,务实缩小和解决剩余分歧,实现去年RCEP领导人会议确定的2019年年内结束谈判的目标。

  伯明翰就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强调,与中澳、澳印等双边自贸协定相比,澳大利亚目前的首要谈判是完成RCEP,使得RCEP尽可能地有雄心和全面。努力达成RCEP,具有重大的全球意义。除了双边的关注,RCEP在促进市场准入、申请原产地规则的共性、对于区域内的商界融入价值链至关重要,大数据、电子商务也是WTO框架下谈判的一部分,RCEP投资章节与区域内部的资本流动有关。

  值得关注的是,8月1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泰国曼谷会见印度外长苏杰生。王毅表示,中方重视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愿同印方做大合作蛋糕,扩大进口印优质产品,挖掘拓展新的合作渠道,加大在投资、产能、旅游、通信、互联互通等领域合作,希望印方为中国在印企业提供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

  RCEP谈判于2012年由东盟发起,成员包括东盟十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RCEP涵盖47.4%的全球人口、32.2%的全球GDP、29.1%的全球贸易以及32.5%的全球投资,是当前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也是我国参与的成员最多、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自贸区谈判。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重点企业推荐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本站声明 | 站点公告
山东钢铁网 版权所有 鲁ICP 备08106798 号 客服电话:0532-84621136 87760677
Copyright©2003-2011 moviejus.com ALL Right Reserved
安徽体彩网 湖南幸运赛车 福建11选5 江苏福彩网 江西福彩网 江苏福彩网 重庆体彩网 山东体彩网 重庆体彩网 重庆福彩网